关于逛街购物这件事儿
广告投放★自助友情CMS落伍广告联盟晒乐广告联盟脉动广告联盟品味广告联盟
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4285248个文字广告月20元广告联系QQ:428524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8个文字广告月20元黄金广告位每月20元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428524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左旋肉碱、全国包邮
买二送一、无效退款

文章浏览→新闻资讯购物→关于逛街购物这件事儿

关于逛街购物这件事儿
关于逛街购物这件事儿

    关于逛街购物这件事儿
    
拉萨八廓街

    有些男人和女人不喜欢逛街,不喜欢花衣裳,自然就不喜欢我这话题,这对当下的我确实有些难度。因为打我二十郎当自食其力之后,管饱了肚皮和精神,最大的兴趣就是逛街,这兴趣保持至今。当然,我也保持着读书看报的习惯,对某些时局民生依然感慨颇多,但从前掷地有声、绕梁数日、救国救民的热情,已不再。

   经常看时尚杂志,说咱这富贵社会里的主流动辄就满世界飞着扫货,一趟米兰行置下百万行头,纽约出个差顺便就扛回春夏秋冬的休闲装、英伦范儿、民族风啥的,连裤子都能从三点式买到九分长。我得瑟不起来,就盼望,那主流,吃好喝好,养着,发福。

女人的青春饭,大约只管那么几年,容不得你打个盹儿,婚姻生育就夺走了从前的妖娆,特别是为了男人孩子豁出去地在厨房、餐桌混上几年,想再回来恐怕难。好在,美丽对很多女人来说算不上什么人生的财富,入不了生命的深处,也就无所谓了,只管乐此不疲地夏天买大衣,冬天买凉鞋,管它合适不合适,只要漂亮,只要便宜,咱就掏了银子往身上穿。穿不了,堆着,摞着,闲置着。

 

说到逛街这事儿,自然离不开我家的女人们。从我妈,我婆婆,我姐,我大姑子,到我,都是逛街打折的强力拥趸。单说二位老太太晚年的雷人装扮吧,全都一改严肃大方,五六十岁从头再来,得瑟过波西米亚风,秀过时尚潮人范儿,我妈更是连我的超短也穿过,幸好上了她的身,变中短裙了。

婆婆是个超级购物狂,上街从不空手而归。幸好年轻时,我公公的高薪足够老太太在匮乏的计划经济市场里混,结果就混了个所有房间的大小衣柜床底沙发抽屉里都塞满衣物,审美情趣却始终不得要领。这导致的直接后果是,我认识家属于他事业不错的阶段,却从头到脚压箱底般的造型,好像穷得买不起衣服,一点看不出背后的含金量和品质。这,全是俺婆婆的劳苦功高,包括家属去时尚之都巴黎时的诸多造型,无不令我这个混迹于欧洲多年,有点品位晓得些品牌的家伙大惊失色。后来,我用了几年时间淘汰家属身上那些旧日的斑驳,一门心思让他跟着我过过有档次的日子。结果,发现他那遗传的品位是烂泥扶不上墙,我只好改变策略,只管把他拾掇干净了,衬衫弄平整了,让人辨出“这家伙有了女人”便罢。

我大姑子,青出于蓝胜于蓝,挣八百时敢花一千,挣一千时敢花两千……过年时SOGO名品女装大甩卖,半夜三更两点钟她老人家还蹬着关于逛街购物这件事儿高跟鞋披头散发地在店里狂奔,为此老公没少跟她打仗。后来大姑子学会谎报价钱,因为我和婆婆看见她高价淘来的低质货品就想掐死她。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大姑子的同事朋友交来交去也都是超爱臭美的那几位,京城里的打折信息无一漏网,每次见面都兴高采烈地告诉我哪儿哪儿又做活动了。如果我和大姑子坐下来谈人生追求,彼此明白是鸡同鸭讲,却也谈得热火朝天,因为我们都善于发现彼此的优点和缺点,我们也需要彼此陪衬,否则人生太过乏味。

 

我妈,因为没能富态成个超级胖子,我和我姐的衣服大都能上身,就整天穿红戴绿哈日哈韩哈欧美外贸啥的,连我们淘汰的DUNHILLGUCCI时装表也趁上好几块,只不过老太太不识货,去街边小店换20块钱的电池时,被人家鉴定为西铁城不说,还偷换了机芯。素日里,妈穿着女儿淘汰的牌子货,常年混迹于国展、农展、北站、民族宫、文化宫等大大小小的展销会,专拣处理货往回拎。节假日里送她的购物卡,一半会变成打折衣服挂进柜子。妈这一生从未像晚年这般富有过,为了给每件衣服以公平的展示机会,依次分为,早起晨练穿的,市场里买菜的,居家类的,做饭类的,外出办事的,出门闲逛的,溜狗的,串门子臭美攀比用的,逢年过节的高档品……

后来料理妈和婆婆后事,发现俩老太太的“藏品”惊人的相似,拥有上百条毛毯棉被枕套床品和成匹的棉布,拥有无数粗粗细细长长短短五颜六色的羊毛衫羊绒衫,还有数不清的四季衣裳,足够从18岁武装到88。其中,绝大部分是孩子们淘汰的“破烂”。

写到这儿,我的鼻子有点酸,因为两个老太太,都在柜子的一隅,好生安放着儿女们孝敬的丝绒外套、羊绒衫、羊绒大衣等价格不菲的贵重货,其中,大都是带着标签和包装的。围着灶台、菜场、孩子转悠了大半辈子,我们年老的,从没养尊处优过的妈妈,即便有置办、打扮的心思和精力,又上哪里去寻一次花枝招展的机会呢?我们的妈妈啊!

关于衣服这件事,我可能小题大做。可,单单这一小处,也能道出妈妈们一生的起落和辛酸,也能显出那个年代,对女性这美丽性别的愚弄和践踏。而西方社会,即便是在古老的帝王时代,权利者已开始向平民大众普及优雅的礼仪和美学,所以,同样是百姓,很多内化的美的东西大相径庭,这源于皇权与专权的不同。

后来,我把两个妈妈金贵的存货全部拿去殡仪馆付之一炬,甭管羊绒、蚕丝还是皮质的,一件不留,焚烧费就交了若干。我想,天堂里,总有妈妈们可以衣袂飘飘的一隅!

 

从前回国,住过我姐家。趁大妞上班,老眼昏花的奶奶领我参观房间,指着整间房的衣柜说,“你看看,你看看,京毅子这家伙,有钱呐,都穿不了,还往回买,我说那些衣服能当饭吃么?不如攒些钱,她狠歹歹地说,等我退休的时候再穿,怎么啦,关于逛街购物这件事儿我愿意!”奶奶整整自己身上的老式大襟外套,愤愤地告诉我:大妞光毛衣就有红底白花、白底黑花,黑底蓝花、蓝底白花几十件,可从不见她穿,说是等以后退休时穿,这小驴驹子的体性就是跟旁人不同,几十年后的事都寻思清了,我跟你说威子你不用买毛衣,就穿你姐姐的,给妹妹穿她还能舍不得?我要是能穿我也朝她要,可惜俺不习惯们新社会的衣服呐。奶奶又指给我看墙角的一摞箱子,说那里边藏了太多好东西,大妞从不让她看,那是要留到她走了以后再打开啊。

后来我就追着大妞要分一半箱柜里的宝物。大妞笑,说等你买了房子都搬走,省得我处理了,那些花花绿绿的毛衣,等啥时复古回潮了再穿呗。我说搞不好关于逛街购物这件事儿二十年后真流行回来了,给我也留几件。大妞说,小时候欠缺的太多了,如今吃不完用不完,就乐意买了衣服四处堆放,过瘾!

我想我懂!过瘾,这个词我们常说,但要真正理解它,可能需要结合社会背景,结合个人的人生经历,结合数十年的辛酸坎坷,结合我们的梦想和努力。人世的幸福,总是在磨砺、起伏之后才显现的最为生动和明确,有时,就是一件好看的花衣裳。

 

至于我,呵呵,只要打开柜子,仿佛老电影般,突然就进入了一个没落的贵族,若细究,大致能引出些我奋斗的来龙去脉了。可是家属强烈质疑:换来这些东西,能熬着吃吗?被我洗脑久了,他又寻思着,某个午夜,我从柜子的一角搬出只老式漆皮首饰匣,打开,取出一颗大宝石,从此,他便不用担心月黑风高之夜,头脑发热的我毅然决然为橱窗里那颗闪亮的“鸽子蛋”铤而走险了。我大姑子未来的目标是,买我戴过的某牌子手表,置办我得瑟过的几款皮包。我姐的期待是,再减掉数斤肉,穿上我柜子里的CHANEL。

远离了名品的我,开始沉浸在淘货的乐趣中,百元的体恤、短裤,十块钱三双的袜子,反季的五折毛衫,总之,不打折不买,打了折再杀价,都杀到正规百货公司去了。化妆品,只在买赠的时候出手,还要磨破嘴皮子哪怕多讨只30ml的洗面膏。这,便是那种过瘾的境界。   

往昔经年,幸福其实是一种姿态,压箱底的也好打折货也好,都可以成为我的喜爱。不过可能我年纪大了,真的开始热爱那种穿着体恤短裤,踩着平底鞋,呼拉呼拉在公园里挥胳膊踢腿的生活。与其在别人生活里跑龙套,不如自由自在,活自己的小日子。

                                                                      京威馍馍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购物    作者:新浪博客    时间:2010-11-20 0:00:00

文章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