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福地成今日摊位 华语片只卖不赛惨成看客
广告投放★自助友情CMS落伍广告联盟晒乐广告联盟脉动广告联盟品味广告联盟
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4285248个文字广告月20元广告联系QQ:428524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8个文字广告月20元黄金广告位每月20元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428524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左旋肉碱、全国包邮
买二送一、无效退款

文章浏览→新闻资讯本站动态→昔日福地成今日摊位 华语片只卖不赛惨成看客

昔日福地成今日摊位 华语片只卖不赛惨成看客
昔日福地成今日摊位 华语片只卖不赛惨成看客

 

 

伊朗导演阿斯哈凭借《别离》获最佳影片金熊奖 伊朗导演阿斯哈凭借《别离》获最佳影片金熊奖(1 /1张)

东方早报 李云灵

  2月19日,在德国首都柏林,《内达和西敏:一次别离》的导演阿斯加尔·法尔哈迪在柏林电影节颁奖典礼上手捧“金熊奖”奖杯。伊朗影片《内达和西敏:一次别离》获得第61届柏林电影节竞赛单元最佳影片“金熊奖”。新华社记者罗欢欢摄


  第61届柏林电影节昨日落下帷幕,本届柏林电影节上,华语片集体缺席主竞赛单元。中国电影虽然没有资格“擒熊”,但电影节提供的广阔的市场平台仍让华语片纷至沓来。近些年中国影人在国际舞台上的主攻对象都是市场,到国外走红毯争夺的只是电影节带来的曝光机会和卖片市场。在国内电影市场貌似繁荣的盛况下,中国电影越来越难以抵抗利润的诱惑。


  “唯票房论”主导的中国电影是否还需要三大国际电影节的认可?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导演王小帅一针见血地表示,中国电影过度倚重国内市场,忽视国际市场的外循环:“关起门来拍电影,自我消化。”


  柏林曾经是福地


  在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中,柏林电影节对中国电影人格外青睐。从1982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三个和尚》获得第32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开始,很多中国导演都在这里捧走金熊或银熊大奖,柏林电影节也因此成为中国影迷最关注的电影节之一。1988年张艺谋(在线看影视作品)的《红高粱》获金熊奖后,吴子牛、谢飞、李少红(在线看影视作品)、王小帅、顾长卫、王全安等都曾在此获得过金、银熊大奖。

华语片只卖不赛


  在本届柏林电影节上,中国电影却未出现在主竞赛单元。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和陈凯歌的《赵氏孤儿》都是只参展不参赛,被网友戏称为“打酱油”,而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卖片。去年柏林电影节尚有张艺谋、王全安的两部新片参赛,今年华语片的“空缺”实属罕见。不过在卖片市场上却有不少中国人的面孔,陈可辛带来了《武侠》和《血滴子》,施南生负责的发行工作室则力推李连杰主演的《白蛇传说》和《龙门飞甲》,王家卫的《一代宗师》还未拍完就花了巨资在电影节期间买下展位进行全球销售。


  不仅是柏林,还有代表两岸三地争夺奥斯卡“小金人”的《唐山大地震》、《岁月神偷》、《艋舺》等影片悉数提前出局,中国电影已连续8年与奥斯卡奖无缘。近些年来,在世界大的电影节的领奖台上,已经越来越难见到中国影人的身影。


  王小帅导演昨天谈到这次华语片的“不给力”时表示:“没有参赛也已经是多年的现象了,因为国内市场好了嘛,在票房市场的利诱下,国内导演们也无暇顾及其他。到国外参展曝光也是为了寻求国内的更大关注,一味强调票房而丢掉了艺术追求,不关注现实、社会,没有耐心和良心。关起门来拍电影,自我消化。”


  得奖不一定有票房


  在国际上拿了奖未必就能保证国内票房,王小帅的《左右》当初擒下银熊,国内票房照样不佳,《日照重庆》口碑胜出,却也惨遭票房滑铁卢。眼下不少中国电影人已安于国内市场的票房回报,就像冯小刚说的,把内地市场做好就够了,国际市场还是别去了。从柏林青年论坛大奖开始,贾樟柯和他的《小武》一起,开始了职业生涯的巡回获奖之旅,但如今,贾樟柯忙着筹备商业大作《在清朝》,贾樟柯表示:“我真的好些年没去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贾樟柯看来,三大电影节似乎已经和宣传宝地挂上钩,对于《在清朝》会否冲奖,他说:“《在清朝》也不会放弃三大影展巡回宣传。这是成本非常低的一种宣传手段,我为什么不呢?”有金、银熊两座奖杯在手的王全安,今年则忙于拍摄他的转型之作商业大片《白鹿原》。


  谈及艺术导演的纷纷转型,王小帅有些情绪,“即便是在国际市场上有影响力,但是票房不好,也会被人讥讽。”他正在筹备新片《我11》,王小帅说并不在意票房成绩,但会坚持自己的追求:“档期其实无所谓,反正也没太多人看,但我要谢谢那些看我电影的人,我也会坚持我的个人表达。”


  市场需要迎合,但文化坚持更是一种需要。在国际大舞台上,如果中国电影只愿意扮演一个贩卖商品的角色,距离电影艺术将会越来越远。(记者 李云灵)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本站动态    作者:荡凯网络    时间:2011-3-10 19:01:00

文章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