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狂想]情殇花都
广告投放★自助友情CMS落伍广告联盟晒乐广告联盟脉动广告联盟品味广告联盟
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4285248个文字广告月20元广告联系QQ:428524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8个文字广告月20元黄金广告位每月20元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428524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左旋肉碱、全国包邮
买二送一、无效退款

文章浏览→新闻资讯娱乐资讯→[山雨狂想]情殇花都

[山雨狂想]情殇花都
[山雨狂想]情殇花都
我不是一个喜欢花的人,可是我却对花都充满向往。
除了我应该再没有人把这里叫花都,之所以这么称呼洛阳,是因为这儿盛开着牡丹,还有牡丹一样的她。
关于她是一段不能忘记的记忆。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可是只要我在QQ上看到她的头像亮起,心脏还是会被揪动一下。仿佛那些生疼的画面都没有隐去,我还是那个在午夜的花都街头流泪狂奔的少年。


刺眼的镁光灯一下子全部关闭,我的脊背也跟着松弛下来。摘掉衣襟上的口风,隐在昏暗的光线里,我才感觉到现实世界的温度。
坐着去主持娱乐资讯类的节目让我全身压抑得不得了,可是台领导却固执地要求我这么做。就算在灯光熄灭后我还是不能舒展身体,因为电视信号还没有切换,我知道还有一排排字幕从我身上滚过。不过这都无关紧要了,从灯光暗下来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和镜头不再有关系。
我习惯下班后再吃晚饭,这个时候餐馆里大都没多少顾客了,我可以选个安静的角落边喝咖啡边回短信。
和琳琳已经快一个月没见面了。与其每次争吵着结束约会,不如在短信里随意聊几句更休闲。或许我们都在寻找一种可以结束这场冷战的机会,只是这个机会迟迟没有来到。
“今天看节目了,怎么声音有点发抖?”琳琳的消息。
“节目前和主编顶了两句,我就是不愿意坐着。”手机的数字键已经磨损得看不太清楚了,不过我还是按的飞快。
很讨厌在街上被人认出来。我还没有出名到要有一群人来找我签名,或是主动上来搭讪的地步,不过我会感觉人家在背后指指点点的,不知道是夸我还是在骂我。这种场面我会很尴尬,如果心情本就不是很好,还会上升成为一种烦躁。琳琳说一有这样的时候,她就感到我像换了一个人。
对面那个桌子上的一男一女这个时候就在嘀嘀咕咕的,那个男的还时不时回头瞄我一眼。我大声对服务员叫喊:结账。
“那下班了不用再坐了,我想去蹦迪。”
“亲爱的,我快累死了。”


我还是选择了坐着,坐在电脑前。
绞古兰茶的味道怪怪的,可是琳琳要求我每天必须喝。工作没多久就在一次重感冒后患上了慢性咽炎,认识琳琳后,她总是担心我会因此失去主持节目的资格,于是我开始喝绞古兰茶。
一年来,这个女人在我身上投入了无限的精力,凡事都会为我细心地安排好。我有几双袜子,她比我知道得更清楚。我经常打趣地说她像我妈,她就恶狠狠地回应我说,如果她有我这么个儿子,一生出来就会掐死。
渐渐地,这一切让我感觉自己提前进入了一种婚姻生活里,我不由自主地想要反抗。我开始拒绝她为我整理房间,拒绝她为我买一冰箱的食物,争执也就不可避免地开始了。在一段时间里,我们在网上见面和交谈的时间要远远大于生活里的。
虽然娱乐相关的节目需要我在节目里说说笑笑,有时还要做些既夸张又可爱的动作,可我在现实生活里却既不时尚也不前卫。老实说,如果我不是因为节目的需要,对那些星光级的人物我所知的可能并不会比一个老太太多;对于那些流行色和服装最新趋势我更加不如一个中学生。大多数时间我出现在图书馆里翻看那些已经掉了封皮的书,或是在音像店里不加选择地挑些CD回家来听。这一切让琳琳感觉到迷茫,她说她认识我之初费了大把的脑筋在解开这个谜上面。在她看来,我的生活太过死板,可是在和我的交往中却不感觉到隔阂;平时多半比较沉深,可我一脸阳光出现在节目中她也不感觉到别扭。
我刚一上线就被琳琳逮个正着:
“不是说很累了吗?为什么还不去睡觉?又跑上来干吗?”
“啊?怎么你也在啊?你不是去蹦迪了么?”
“你不去我还去什么劲儿啊?有没有喝绞古兰?”
“有有有,当然有,对于命令我还是很尊重的。”
“去你的,你是不是要继续这么躲着直到我嫁人?”
“你要嫁人吗?那嫁之前别忘先给我介绍一个。”


在台里,我稚嫩得还像个小伙子。刚工作一年,刚二十四岁,一周三档节目已经是大大地优待我了。我经常在心里嘀咕:让我这么坐着,再过十年,我还依然是个小伙子。
于是这种不满每一次节目后就会强烈一点,排遣的方式就是在网上看电影直到天色发白,然后一觉睡到下午。琳琳总是笑我说,再这样下去,头会越睡越大。
感慨现在的生活可以如此便利,一部破烂的手机上却承载了我太多的生活。我用它开通了QQ会员,定制了娱乐资讯,开通了网上银行,还申请了两个电影网站的用户,这一个月来,它又和QQ一起承担了我和琳琳联系的全部。
“到网上来。”琳琳的短信把我从床上叫醒,看看表已经下午四点了。匆匆洗漱过后我打开电脑,我发现我已经被加入了一个群组里面。这个时候QQ刚有了群组的新功能,我显然一下子还没有适应,看着里面那些陌生的名字我有点无所适从。琳琳告诉我,这个群里面都是自己的好朋友和以前的同学,开玩笑地说算是帮我拉来了一群义务宣传员。
以后每次节目下来就会有大把的人在群里讨论我当天的表现,我往往只是发几个表情,心里默默记下他们的看法。而这样,我和琳琳的见面又一次次地被拖后,直到两个月后我们面对面地坐在餐厅里一个小时也没有几句话。
琳琳让我自己申请了一个群,然后,她让所有的人都加入到我这个群里,包括她自己,随后,她解散了原来的那个。
之后,我们分手了。


我感觉这个城市越来越不适合居住,所有的景物都让人莫名地讨厌,我甚至开始后悔大学毕业后为什么放弃南方家里宜人的气候非要来到这个干燥拥挤的北方城市。
琳琳离开后,我这间租来的小屋里恢复了杂乱不堪,我经常半夜饿的胃疼却找不到一点吃的东西。
群里所有的人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每次节目后的讨论还在进行,只是琳琳的出现越来越少。
网络从此占据了我业余生活的大半,而我在群里的语言也开始放肆起来,原来习惯发表情的我,也开始和他们一起讨论了。
其实,这群里的一伙人有时真的会让人心里暖暖的,这并不因为他们都是我的支持者,而是有了他们,我才感觉到生活在网络上的延伸。这一切让我坐在电脑前没有坐在镜头前的沮丧,也不用调整面部肌肉去适应我要主持的节目。我不用去了解谁的背景,也不用费心地记住他们的生日,甚至除了一个网名之外我再对他们一无所知,可是这一切都没关系,这正是我希望的简单。
小娟的话最多,乱侃起来她一个顶仨,而发表的看法却是老辣得让人仰视,相比之下她那个叫做强仔的男朋友就苍白得够呛,除了衣服的品牌之外他就再没有能扯上几句的了,真不明白小娟怎么会和他搞在一起。
小娟这个代号真的让我笑了她好一阵子,我说一看到这个名字我就想起了某个小品,小娟说,放心吧,我就算是那个小品里的小娟,你也不会是徐老蔫儿。这是小娟对我和她之间惟一的预言,而且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预言并不正确。


我终于站起来做节目了,这标志着我向恶势力的反抗初见成效。当天晚上群里热闹得不啻于一场盛宴,凡是在线的都叽叽喳喳帮我呐喊助威。也终于在这天,大家发现琳琳的名字已经不在群里了。
之后对于节目的评价转化到对我的安抚上。分手这个词在今天晚上尤其刺眼,打出“分手了”三个字按下发送键,突然发现这三个字陌生得让我几乎认不出。如潮水般涌来的劝慰之辞不但没有起到安抚作用,反而让我本已平静的心情波澜了起来。面对大家的好意,我穷于硬付。
这时,收到了小娟申请加入好友的消息。在群里聊了这么久,我们一直没有互加QQ,要是平时我可能就会通过她,可是今天我却想也没想就拒绝掉了。一分钟后,小娟又发来一条申请消息,说明里写着:早就知道你和她分手了,我可没功夫来安慰你。
小娟的文笔很好,写的文章细腻而丰润,充满了她这个年龄少有的睿智。更难得的是她能几句玩笑就能说出一个令人瞠目的道理。对于我和琳琳的分手,小娟只说过一句:很可惜,你们错过了。


其实要想了解一个人是很容易的,只是看大家愿不愿意说而已。显然我打字的方式让小娟感到很过瘾,经常说和我打字能激发起她的想象。果然,在她的文章里越来越多地看到我的名字和我说过的话。
她生活着的洛阳对我来说除了牡丹根本没有其它概念,于是我就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花都。小娟嘲笑我,说我开始走温情路线了。我说,罢了,就在你的影响下走一回吧。之后大家是隔着屏幕良久的沉默。
强仔是一个幸运的人,也是个不幸的人。幸运的是他在小娟感情陷入绝境的时候陪她熬过来并成为了她的男朋友;不幸的是他的内心世界和小娟南辕北辙,这注定他们也会遗憾地错过。他对这一切一无所知,而小娟却已经暗暗酝酿了许久。从小娟的文章里我看出,正因为强仔简单得几乎空白,才让她反道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而这一切远在认识我之前就已经形成了。可怜的强仔显然是看不懂小娟的字,他除了自豪地夸她写的好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评价。而小娟却可以和我为几句话一聊一整夜。
小娟的声音温柔而羞涩,这和她打字的风格判若两人。交换了号码之后,对于我节目的评价就从群里转移到了电话上,走出录制间第一件事就是和她打电话。渐渐地,这些评论中开始有了生活中一些琐碎的事件,并且,总是会莫名地迎来一小段一小段的沉默。


小娟在视频里显得拘谨不安,我经常会握着咖啡杯盯着她十几分钟不打一个字。我和她说,你忙你的,我看我的。
美丽的小娟是不修边幅的,经常是把头发随意地扎一下,穿一件宽松的衣服,就坐到屏幕前。习惯了我的瞩目之后,更加自然的小娟越发有种慑人的魅力,一些不经意的小动作经常让我遐想无限。和小娟沉默的时间越来越多,不过偶尔可以开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小娟那边痴痴地笑骂我是人面兽心。
我终于可以在节目中再大胆一些了,除了站起来主持节目之外,我还会在镜头前走动几步。虽然不是在黄金时间,节目收视率还是有了不小的攀升,这引来了领导的关注。他们决定把节目从十点改到九点半,时间由二十分钟改为半小时。这个消息让我大喜过望。小娟说当我在节目结束前宣布节目改版的时候,眼睛都在笑。
其实更让我开心的是,小娟要来我的城市出差了。


小娟唱起歌来真的是把我吓到了,我几度以为是原声没有消除。出于礼貌我没好意思打断她,歌曲间奏的时候正巧强仔打过电话来,小娟到门外接电话,我才知道那动人的歌声真的是出自小娟之口。对于同事的夸赞我是十分受用的,仿佛被夸的人是我。
小娟接完电话回来有点不太开心,应该是和强仔吵架了。于是我专门挑了个搞怪的歌唱给小娟听,她说我说话时还听不出来,一唱歌就像得了重感冒。
小娟为期一周、每天只有两小时的进修让我的生活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我开始喜欢这个城市了,我的生活也结束了过去那种松散颓废的局面,我开始学习统筹安排时间,我用最短的时间准备好节目要用到的资料,然后挤出大片的时间陪小娟游遍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晚上就和她在咖啡吧里聊上几个小时,然后送她回饭店。
有她走在身边我感觉整个人都会精神许多,经常我会不自主地和她走得很近,她总是推开我笑着说:你魅力太大,请保持距离。小娟在表达思想时,手有一个习惯的动作,每当她重复这个动作我就会迷失方向。
见到小娟时没有欣喜若狂的冲动,送小娟离开也没有依依不舍的眷恋。对于她的感觉更像是一个早已相识的恋人,而不久还会再见到她一样。
我被这种感觉吓了一跳,同时我不得不承认,我爱上了她。


小娟返回后,我就经常梦到和她一起出现在花都的街头。一个月之后我决定把它变成现实。
强仔和小娟的争执在她回到洛阳后终于开始了。对强仔来说,这事来的有点突然,可对小娟来说却是忍耐许久之后的爆发。我静静地看着她的文字,她表达得很散乱,并没有说是因为什么,只知道强仔做了一件伤透她心的事情。
没有问她为什么,就像她知道我分手没来安慰我一样,我也没有去安慰她。我甚至羞耻地感觉到心里反道有一种兴奋,好像这样的结果正是我所期待的。
分手后的小娟说起话来开始刻意闪躲,她不再和我开那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她一定知道我看过她写的东西,也一定知道我可能会对她说什么。
一个月后我告诉她我看了她写的字,她问:然后呢?我回答她:很开心,你们错过了。
沉默。
“我想去洛阳。”
“好,我接你。不过你会失望。”


火车开动的那一刻我心里突然忐忑起来,我不知道小娟上次来出差的时候有没有这样的反应,可是我却隐隐地觉得一阵阵发冷,就像我原来坐在镜头前主持节目一样。上次是和领导顶撞了,这次呢?
花都的站台正在施工,到处乱七八糟的。一踏上站台我就紧张起来,感觉脚下的地面是如此陌生,仿佛在无声地抵抗我的双脚。
小娟在接站的人流中显得那么与众不同,无论从脸上还是言谈中我丝毫找不到和强仔分手对她造成的影响。她像往常那样微笑着走向我,接过我的包,客气地问:累不累?
小娟家里有两套房子,她工作后就搬出来自己住了。她的房间拾缀得很舒服,简单的家具和一台液晶电脑。进门之后我首先走到她的电脑前,回过头对她说:真幸运你会打字。
牡丹真的很漂亮,并且一年四季都会盛开。当小娟开始牵着我在公园里穿梭的时候我就再也没有心思看牡丹了,我只是紧紧地握着她不让她松开。从公园出来,我们俩的手心里全是汗水。
花都的咖啡原来更好喝些,而且还有点醉人。烛光里的小娟美得有些抽象,熟悉的手的动作更让咖啡的“酒力”散发出来。回去的路上我又忍不住和她越走越近。她这次没有推开我,只是说:你魅力太大,请保持距离。我没理会,她也没有坚持。沉默一分钟后她说:你古龙水的味道又飘到我鼻子里了。
一路上小娟仿佛有话要对我说,又几次欲言又止。我感觉到了,就问她,她摇摇头说没什么,可是我总感觉有种东西横在我们之间,并且在不断扩大。
当小娟把被子放到沙发上时我才知道这里将会是我今晚的床辅,心里的失望一阵阵涌上来。电视里的画面只停在我眼睛里就消失了,我根本不知道在演些什么。

十一
急促的敲门声吓了我一跳。小娟打开房门,一个男人一身酒气、血红着双眼出现在门外。
他从进门的一刻起就像一头饿疯了的野兽,身上透着一种随时会发作的歇斯底里。从小娟惊诧的表情和我的直觉里,我认出了他——强仔。
“分什么要和我分手?”强仔盯着小娟,沙哑着问。
“这个你还需要问我吗?”小娟的声音冰冷得有点反常。
强仔愣了几秒钟后收起了他强硬的外表,双手捂着脸抽泣着蹲了下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
小娟把目光从强仔身上转向我,那是我见过小娟最冷陌的眼神,我读不懂里面包含的是什么。
“我以为,我以为我们……”强仔控制不住地大声痛哭起来。
“你以为怎么样?你以为可以支配我的全部?甚至我的身体吗?”小娟的眼睛红了。我好像开始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娟,我……我是被冲昏头了,我以为你去找他……你们……所以我……”强仔呜咽着。
“你以为我们怎么样?你能不能不用你那可笑的逻辑去推断别人纯洁的友谊?那好,我告诉你,我上次出差就是见过他了……”小娟依然用她那习惯性的动作指向我,可是在我看来那曾经美好的姿势却像刀锋一样狠狠地刺伤了我:“就算现在他来了,还是睡在沙发上!”
“小娟,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么?我不能……真的……我……”小强抬起头来一脸的乞求。
小娟咬着牙一字字地说:“不可能!我不会嫁给一个强奸犯的!”

尾声
花都的夜晚冷得出奇,尽管我没命地在街头狂奔,却依然冷得发抖。从我夺门而出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无法控制泪水。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也许除了强仔没有人做错什么,可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也许小娟是想告诉我的,可是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
我解散了那个群,辞掉了工作,在一家通讯技术公司谋了一个职业。QQ上我和小娟再也没有说过话,只是我们还一直保持可见。用上线下线来告诉对方大家依旧在生活着。
小美的短信让我回过神来,我关上QQ,也把头像依旧亮着的小娟再一次地关闭了。短信里写着:老公,帮我把五花肉从冰箱里拿出来化冻。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娱乐资讯    作者:新浪博客    时间:2010-11-20 0:00:00

文章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