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身份证号码背后的社会恶疾
广告投放★自助友情CMS落伍广告联盟晒乐广告联盟脉动广告联盟品味广告联盟
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38355018个文字广告月20元广告联系QQ:3835501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8个文字广告月20元黄金广告位每月20元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3835501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左旋肉碱、全国包邮
买二送一、无效退款

文章浏览→新闻资讯本站动态→最牛身份证号码背后的社会恶疾

最牛身份证号码背后的社会恶疾
最牛身份证号码背后的社会恶疾
近日,据媒体报道,有网民在北京市近期发布的“经济适用住房市级备案结果公示”中发现,宣武区一名姓高的申请人,其身份证号码竟然是“111111111111111111”,并冠名为“史上最牛身份证号”。宣武区住房保障部门解释说是为了那些因为特殊原因而没有身份证的申请人“设计”的一个特定的编号。

    但此番回应,非但没能消除疑惑,反而是其“不合常理”的解释,引发了网民对“最牛身份证号码”的主人真实身份的追问。到底是谁能在极其严格的经适房申请审核中享受“特殊待遇”?在平等、透明的社会公示面前,“最牛的身份证号”的背后又折射了什么?

 最牛身份证号码背后的社会恶疾

    荒诞”回应暴露“职责缺失”

    8月31日,宣武区住房保障办公室做出正式回应,声明18个“1”只是替代码,不是身份证号,该申请人为刑满释放人员,户口曾注销,目前还没解决住房和户口。

    “没解决户口”如何获得的经适房申购资格?众所周知,北京经适房的准入条件是相当严格的,不但对年收入有限制,而且最重要的是必须有本市户口。

    一篇署名崔岩峰的评论指出,可以肯定,住房保障审核系统对这个人的经适房申请资格的审核出现了严重问题。“若换成普通老百姓没有身份证号码,不论什么原因,先申请后办证想都别想。而这位牛人,居然能经过住房保障审核部门的层层把关,并得到保障部门的认可,还为他提供特定的身份证号码,其中原因可想而知了。”

    署名“王冲”的评论文章《“最牛身份证号”背后是对谁的质疑?》指出,该事件折射了对监督的不屑。在经济适用房领域,丑闻已不绝于耳,但监管层面对公众的质疑强硬的同时,却是面对经适房腐败问题的软弱无力。“此事背后有无丑闻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它让我们看到了监督并没有阻止腐败的产生,也没有强大到让相关部门、人员敬畏的程度。”

    一位广西网友撰文指出,为什么有关部门不是把信息公开工作做到前面,而是在事后引发网友质疑、媒体调查时再做解释?推测起来,原因无非有二,或是没有预料到会在公示时产生质疑,或是预料到了却觉得无关紧要。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暴露出有关部门对公示并未真正重视起来。此外,明知身份证信息缺失,为何没有其他资料公示予以补充?对于内部人士来说,这个临时编号是系统必要的技术符号,然而对于经济适用房公示而言,就是一堆毫无意义的重复数字,并没有任何信息公开和监督价值。身份证号是其中最重要的信息,直接关系到公示的透明公正。面对这一特殊情况,有关部门应该采取公布其工作单位、现住址等资料予以代替,最大限度保障信息的完整性。

   防“暗箱操作”需公众参与监督

    资深评论人张鸿在《今日观察》里曝出,这个“高明显”还同时出现在廉租房的申请名单里,而此时他的身份证号码,不是18个“1”,而是18个“0”。另外,在同份廉租房已备案结果的公示里面,可以搜到的廉租房里有20个人的身份证号全都是0。在限价房里面,有一个人身份证号只有前几位有数字,后面全都是0。“高明显”到底是个案,还是在保障性住房里面很普遍的“猫腻”?“如果说‘高明显’是应该享受经济适用房,同时也应该享受廉租房的这样一个人的话,那他的收入水平等所有的个人资料就更应该公之于众。”张鸿表示。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霍德明表示,事件发展到现在为止,不应该叫“高明显”,应该叫“高暗箱”,甚至它是一种公开的暗箱操作。而一些相关部门很显然已经把“公开操作暗箱”当作是一种本职,这明显是对社会监督的一个挑战。对于数量达49000之多的所谓公示名单,有多少人会真的一个一个名字去查,这可能是当初公布这一个单子的相关人员没想到的。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副主任杨小军认为,要解决经济适用房领域当中的这些不规范、不透明的现象,就要让社会公众,特别是经济适用房的受众主体参与进来,这样的话,所谓的暗箱操作,也就难以存在。另外,经济适用房从建设到以后的分配,它的全过程应该公开透明,接受所有经济适用房主体以及社会公众和媒体的监督。

最牛身份证号码背后的社会恶疾

   信息公开原则要经得起质疑

    网民一致认为,经济适用房申请人的真实信息不能借口个人隐私而不公开。经济适用房是一种具有社会福利性质的住房,社会福利所用的是社会资源,而社会资源是关系到社会每个人的大众资源。大众有权利要求分配者与申请人公布个人情况,以便于公众监督。

    张鸿表示,对中低收入人群提供福利、保障,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但同时,“公开、公正、公平”的基准更应保障。三公原则里最重要的就是公开,一切都公开了,公正和公平相对来说就在社会的监督之下。如果有一个暗箱没有被公开的话,就可能产生“特殊身份证”事件,即特权。“六连号”等一系列经济适用房所暴露的问题,最大、最根本问题就是相关的层面没有做到完全公开。

    张鸿认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网民能够查到18个“1”,能查到20个“0”这样一些“特殊”身份证号,应该要感谢信息的公开,如果没有这样的公开的话,我们可能也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信息公开不是静止的,它是动态的。公开了以后,要经得起质疑,直到公众得到满意的答案为止。”现在不仅是“高明显”一个人,名单里还有20多个人的身份证号都是“0”。张鸿认为这个时候,需要“高明显们”站出来,告诉大家说自己的确是适合申请经济适用房或者廉租房的,相关主管部门才能洗清“不白之冤”。因为,公众要的不只是名单,更重要的是“内容”。

    谣言止于事实真相,猜疑止于信息公开。有关部门已经给出了解释,但是公众的质疑却没有停止,因为“给出的解释无法充分地解释我们需要知道的真相,所以我们还是不明真相”。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本站动态    作者:新浪博客    时间:2010-11-20 0:00:00

文章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