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杂记(文/suhang)
广告投放★自助友情CMS落伍广告联盟晒乐广告联盟脉动广告联盟品味广告联盟
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4285248个文字广告月20元广告联系QQ:428524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8个文字广告月20元黄金广告位每月20元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428524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左旋肉碱、全国包邮
买二送一、无效退款

文章浏览→新闻资讯精品文章→同学杂记(文/suhang)

同学杂记(文/suhang)
同学杂记(文/suhang)
 凇雪精品文章鉴赏之——

同学杂记

文/suhang

(注:此文已经被凇雪吉林推荐至锐博客首页发表,敬请关注!)

同学杂记(文/suhang)

 

 
      (一)美女出征
 

突然接到同学华的电话,说是去英国的事情已经办好,下周出发。

没等我回过神来,又有同学打来电话,问华请客的时间,我一听就糊涂了,华出国,该我们请她才是,怎么能让她请我们呢?

华没有结过婚,一直和父母弟弟生活在一起,华的弟弟快四十了,也没结婚。家里很冷清,想必华的远行也有逃离寂寞的味道吧,可我们怎么也不能在她要远离亲人的时候,让她把孤单也一起打进行囊啊。

那边的同学说:“你不了解情况,就按华安排的时间过来就是了。”

因为和华不住在一个城市,平时也没什么联系,所以只好听那边同学的意思,在大上周五的晚上,去参加了华的告别宴会。临出发,我特意把照相机放进了包里,又往钱包里塞了些钱,并告诉老公,如果太晚我有可能就不回来了,我想虽然不用我请吃饭,我也可以请大家唱唱歌什么的,因为华的远走,也因为还有好多的同学从毕业就一直没有见过。时间晚了,就去花溪水那里鬼混一夜。

顶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早早来到华原来工作的医院,那里的同学告诉我,华因为在“CT”室工作,接受了太多的放射线,白血球一直不稳定,再加上医院的效益不好,上班也就开一千来元,索性就在家休息有一年多了。

当初我们毕业的时候,这个医院是隶属鞍钢的大型医院,设备和技术都是一流的,也是我们同学们比较向往的一个去处,华是我们学校里校花级的美女,一米七十的身高,欧式的棱角分明的脸颊,微微卷曲的头发散落在白皙的额头上。和她分在一个医院的同学说,华刚参加工作时非常亮丽,以至院里的某些领导都假借检查迟到的名义,天天早晨站在医院的大门口,其实就是为了每天能看上华一眼。

那时候的华天真里夹带着些被宠爱出来的任性,她不知道,因为她的职业就奠定了她在婚姻中要作出的一些牺牲,谁喜欢妻子从新婚一直到老,永远在温馨的夜晚陪在病人的身边?在羡慕的目光里一晃数年过去了,才发现高傲的自己早成了孤家寡人,不但错过了花季,也错过了好多可以钻营的机会,眼看着同学们做了妈妈,当了领导。骄傲的她又怎么能去俯就一个有些瑕疵的婚姻呢,所以就一错再错地走到了今天。

人生总是有失就有得,华在排遣寂寞的同时,延续了英语的学习,电脑和英语成了我们同学中的佼佼者,给这次去伦敦做护士,奠定了基础。

华的宴会朴素得有些寂寥,没有依依惜别的辛酸,也没有同学相聚的快乐。五、六张桌子前,坐着的人老幼不一,同学只有四人。我这才明白,华几乎和同学没什么联系,就像婚丧嫁娶的仪式一样,今天请的是所有和她有过往来的人,包括亲戚、朋友和同事,我在前年手术的时候,住在她们医院,华曾经给我花过钱,也看了我几次。

想到这些,我心里突然冷了起来,下意识地摸了摸包里的照相机,默默地吃起了饭,眼看着随礼的人陆续离去,同学开始商量花多少钱,一个同学提议花两百吧,我明白:华这一去,回来的可能几乎没有,也就暗含了和她在人情上也就没了往来。

华孑然的身影,落寞地站在门口的走廊上,紫色的风衣裹着微微佝偻的身体。橘黄色的灯光下,那一脸的憔悴像尘埃,掩盖了曾经的过去,也掩盖了我们中的好多无法言说的东西。

我的心突然变得虚空起来,我的同学从工作开始就一直在倒班,而且,所有的同学全是清一色的女生,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地做了一辈子的临床,她们对于社会的认知,几乎是个空白,饭桌上同学静穿着朴素,她一脸严肃地说:“我无法想象,我不工作的样子,工作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毕业二十几年来,我们从没聚会过一次。因为特殊的职业,没有办法在任何一个日子里聚集,也因为狭小的视野,使大家沉落在各自的家庭里,散落的友情,在匆忙中,早已无法拣拾。

从包里掏出三百元钱,交给负责写份子的同学,然后在客气的寒暄里,走进漆黑的夜幕,早春冰冷的雨水扑在脸上,一股寒气从心里升起,一直蔓延到全身。

 

同学杂记(文/suhang)

            二)天使的代价

 

去沈阳买家具,中午约了卫校时的几个同学一起吃饭。

同学是一起分在省人民医院的,一声喊就全部到齐。

媛是肾内的护士长,最近医院人事改革,四十五岁的护士长全都下来,媛的归宿不错,在病案室,失落的同时赚个清闲、省心。

明去卫校当了老师,也是明智的选择,和孩子们在一起免去了倒班的苦恼,还享受了人民教师的待遇。

只有红英一进来就抱怨,她最近投资二十多万养蚂蚁,结果是个骗局,上级公司破产倒闭,把她原来辛苦赚的钱搭进去不算,还净赔五万多,她一个劲叹息,这点钱攒的不容易啊,二十年的心血,本来想赚点给孩子买个楼,这一下子全泡汤了。

红英是农村孩子,没有母亲,只有个没有劳保的父亲。她的年龄也比我们大,自身条件不高,只好找了个工人,企业的效益不好,丈夫赚的不多。她一个护士虽然在医院,也没有红包,凭那点死工资,省吃俭用,眼看孩子大学快毕业了,用钱的地方一大堆,才想起了养蚂蚁,结果连老本都搭进去了,她说从现在开始再也不给自己买衣服了,可上火总生病,药还是得吃啊。

几个月不见的丽突然胖了许多,当年的她温柔能干,被派到干诊病房专门护理那些十三级以上的老领导,后来被某领导的全家看中,嫁给高干的儿子。为了全心全意地照顾好丈夫极其全家,随着公公的愿望转到了企业的卫生所,现在企业效益不好,她也变相下岗,成了社区工作人员,每月不到一千的工资,让她不得不注意超市里的物价。

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五个女人当然更是热闹,丽说超市的豆油怎么那么贵?明就说,那已经没有前几天的贵了,我前天买的两桶,今天一看,赔了二十多。

一顿饭就在家长里短中吃完了,饭还没完全咽下去,红英和明就急忙跑了,她们的岗位不可以迟到。

想起早晨还没出发就感觉头有些疼,洗了一把脸,鼻子里又出了少量的血,心里一直有些忐忑,就在饭桌上说了,都是学医的,大家一致认为应该检查一下。

驱车去医院,媛告诉我,她的儿子还有三年就上大学了,等那时候,她也准备写博客,她说:“你不知道,我一直喜欢写点什么,就是太忙、没办法写。临床二十多年,我遇到的感人事情太多,总有把它们写下来的冲动。”

接着就给我讲了一个她亲身经历的故事:一个只有十八岁的女孩子,因为糖尿病引起肾功能衰竭,全身肿的连走路的能力都没有了,每天由哥哥背着去做治疗,原来的男朋友因为她的病也离开了她,后来病情进一步发展,她失明了,可她从来没有哭过,为了节省治疗费,她让哥哥买来大针管,自己往因为腹水而肿胀的肚皮里扎针,去抽那些渗出的液体。在小姑娘弥留的时候,她说出了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哥哥给她买一件婚纱,她不想穿死人的衣服,她要带着爱和美丽离开这个世界。

不久,小姑娘平静地去了,因为浮肿,她的胳膊很粗,穿不进哥哥买来的婚纱,媛说:“我是含着泪给她剪开的婚纱,我一点点把婚纱给她穿上,看着那青春的脸庞,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婚纱里她那天使般安详的面容,永远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不能挽留住这么鲜活、这么青春的生命,真的感觉自己很无能,也很内疚。”

媛领我在五官科检查,原来是鼻中隔弯曲,没有大碍。科里的一个老护士,走过来招呼着我们,媛说:她已经五十三了,还有两年就退休,可现在仍然在倒班,一个白班要扎三十多个点滴,医院里护士严重不足,谁都没办法。

小姑娘用生命的执着和坚强,使自己美丽的灵魂化做了飞翔的天使,我的那些被称做白衣天使的同学,却在辛苦中过早地失去了青春的容颜,天使的代价都是如此沉重么?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精品文章    作者:新浪博客    时间:2010-11-20 0:00:00

文章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