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子:快乐的资源在减少
广告投放★自助友情CMS落伍广告联盟晒乐广告联盟脉动广告联盟品味广告联盟
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38355018个文字广告月20元广告联系QQ:3835501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8个文字广告月20元黄金广告位每月20元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3835501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左旋肉碱、全国包邮
买二送一、无效退款

文章浏览→建站指南免费资源→森子:快乐的资源在减少

森子:快乐的资源在减少
森子:快乐的资源在减少

   如果说写作是诗人享受诗歌的最佳方式之一,那阅读就是将这种方式扩展到更深远的背景中,使语言成为生长中的永不满足的生命欲望。虽然“世界与它的快乐资源在减少”(尚塔尔·托马),痛苦正在变为忍受和无意义,但享乐的诸种暧昧仍在现实中大行其道。“哪个更值得,是廉价的幸福还是昂贵的痛苦?不,但是,哪个更值得?”(陀思妥耶夫斯基)

   在怀旧的语调中,阅读仍是想象力的培训基地,只有通过阅读才能使文学传统、诗歌精神成为创新的源泉,现代诗歌本身也成为诸多传统中的一员。

   阅读就是包容矛盾,认识、理解世界又不满足于眼前的世界,诗人在包容的混沌中抽出自己的丝线,其美妙恰似挣脱束缚的瞬间,遥远星际间的一个眨眼,彩虹的弧度,似曾相识却在新的空间和运行体系中。如法国作家阿尔托所说:“让我看到自己做一些自己以前不敢做的动作,听到以前我觉得怪诞的愿望正在形成。在正常与不正常之间的严格交替中,我补充进‘超正常’的方式。”

一方面,我受惠于阅读;另一方面,我在阅读中拒绝,抗拒廉价的愉悦和批发生产的思想及心理和生理的连锁反应。其实,我更多地是反对自己,欲望的重造,翻来覆去,随手也改变个人的编年史,在此意义上,每个读者都是作者,至少是一种补偿。

   诗歌作品在阅读中完成或总是有待于完成,谁是作者?这也是个有待被重新评估、再发现的问题。如果阅读不仅仅是享受(被动的),也是对创造的改写,那我们都参与了对历史的编撰、校对、注释和文学传统的构建工作。

   如此,我便无须扬扬得意地认为自己是唯一的。不,我也可以改变方略:我是多维的,球体的,棱形的,扁平的,可笑的,旋转的,分裂的,诚实的,虽然诗歌不以诚实见长,也不以自我解释为乐。

   反对读者,前提是他存在或曾经存在过,对我有期待,有要求,构成威胁、诱惑或限制,这个人就是我,无数个我——并不是可靠的自我的复制品,他们站在我的对面或对立面,他们才是眨眼睛的作者,我被充分或不充分的条件所“享受”。直到我承认,我是个“口头的物质主义者”(瓦雷里),“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诗大序》),隐喻之门终于打开了。

2007-6-5 平顶山

所属分类:建站指南免费资源    作者:新浪博客    时间:2010-11-20 0:00:00

文章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