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笔会之行:暖阳里的秋天
广告投放★自助友情CMS落伍广告联盟晒乐广告联盟脉动广告联盟品味广告联盟
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4285248个文字广告月20元广告联系QQ:428524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8个文字广告月20元黄金广告位每月20元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428524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左旋肉碱、全国包邮
买二送一、无效退款

文章浏览→新闻资讯精品文章→常德笔会之行:暖阳里的秋天

常德笔会之行:暖阳里的秋天
常德笔会之行:暖阳里的秋天
   (—)有小哥居住的常德真好!
   这段日子忙着考驾照,有一个礼拜没有上网,直到20日中午我才登陆进入作家班按系统提示信息打开收件箱便看见了作家网常德籍冷凝版主的来信,告知我常德市文联真诚邀请我参加今年秋季的文学笔会,时间为10月21日,地点为常德河泭,让我看到信后及时联系她,并告知了她的手机和QQ号码。
   我立即与我家人商量,给老公请假,老公欣然支持我去参加笔会,于是我赶忙与冷凝取得联系,当冷凝用常德乡音与我交谈的时候,我一下子觉得亲切无比。冷凝说市文联杨主席打我电话一直关机,联系不上,便让她来在作家网上来联系我。我这才想起我自从休长假以来,我把那个用了9年的手机号码暂时关机了。我已经有快两个月的时间几乎没与外界取得任何联系了,于是我赶忙歉意地给冷凝解释了这个情况,冷凝哈哈笑着说,好了,没事的,现在联系上了就好了,这里一切都准备好了。末了,冷凝说她是毛院第七期的学员,是我的师姐。这样一说,我们的距离又更近了些。
   我们说好第二天即21号上午9点以前在南区的鼎城文联聚会,再一同前往位于常德河泭的市委党校参加笔会。
   我赶忙安排好家里的事情,清理了几件衣物,下午五点,我提着简易的行李在我们小区门前的酒店吃饭的时候,我给在常德工作的小哥打了个电话,我说我明天上午九点我要赶到常德来参加笔会,今晚就要来常德住宿,问哪个宾馆最安全最适合我住。
   小哥忙说,那我现在就给你在常德北区金悦酒店把房间开好,等下吃完饭我就要有事去,你直接报你姓名在总台拿钥匙就是。
   没多久小哥便把房间的房号发到我的手机上,当我到达常德金悦宾馆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我向总台服务员报上我的名字,很快,服务员就将一张贴有8427房号的钥匙给了我。
   原来这是常德近两年新建的四星级宾馆,我拿着钥匙上到8427房,打开门一看,哎呀,好气派的“总统”套房,一张大床约2米5宽,双层的落地窗帘高贵地垂在窗口,各种变换灯具若干,两件雪白的棉质睡袍挂在镶有镜子的墙柜里,柜子里有数十个锦锻与木做成的衣架,还有紧急呼吸器、吹筒、保险箱等,其中保险箱还标注有使用说明。除此之外,一切茶具具备,各种饮料食品若干……好像该想到了都为住宿者想到了,特别人性化的设施是浴室中的沐浴的喷头,不像其它星级宾馆的喷头一律固定在墙壁上,调水与沐浴时都很不方便。这里的沐浴喷头是灵活地挂在墙壁上,沐浴时可以自由使用,就像家里一样。我住过很多星级酒店,即便是常德华天的施舍也没有这么温暖方便,所以我真的觉得这样宾馆的单独客房是无可挑剔。我感觉这里真好!

    (二)见到冷凝真好!
   在下午六点坐上夜班车前往常德路上我就想象着我那几个在常德地区生长、工作的毛院的同学阿池啊、宋庆莲啊、奇志啊等,这次应该会与我这次一起参加这次常德市文联举办的笔会,我盘算着一到酒店就与他们联系,可是等我抵达常德金悦酒店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待我洗漱完毕已经是晚间十一点多了,而且很累,想到第二天要早起在上午九点以前赶到南区集合能够见面,便也罢了。
   但躺在这偌大的陌生的床上,心想若是此时我与宋庆莲啊、奇志啊一起睡在这宽大的床铺上聊天该有多好啊。陌生的房间,一个人,倒有些怕,我亮着廊灯,一个晚上似睡非睡,好不容易盼到天亮,很早我就起床了,见时间很早,于是我在办公桌前的留言薄上写下了我对酒店设施中沐浴喷头的赞赏,洋洋洒洒地落下了我侯某的“大”名。
   七点钟,我小哥打来电话,让我拿着酒店配给的早餐卡下到一楼自助餐厅去吃早餐,他八点一刻开车来酒店接我,然后送我去南区鼎城文联门口集合。
   待我吃完早点出来,外面已经在下着蒙蒙小雨。小哥与司机已经将车泊在酒店门口,我一出来,我小哥就摇下车窗玻璃大笑着喊我:“妹儿!在这里!”
   我已经有大半年没有看见小哥了,看见小哥我非常高兴!我大笑着朝小哥的车跑去,小哥大笑着问我:“就这么点行李啊哈!”
    我说,就一两天的,带那么多干嘛!
   小哥给我介绍了与他同来的司机之后,我们兄妹俩有说有笑的,不一会儿,就把我送到了南区鼎城文联院子内。
    雨还在下,冷凝还没来。
    我让还没吃早饭的小哥他们回去。
    之后我给冷凝发了一条信息,我说我到了。
    很快,冷凝就回信息了,她说,好的,我等下就到。
   就在我站在鼎城文联门口等冷凝的时候,一个领导模样的男人走到我的面前,很亲切地问我是不是踏浪?我说是的,他说冷凝等会才到,让我先到里间办公室集合,9点钟他们再派车把我们送到河泭参加笔会。
   原来这位领导是鼎城文联皮主席,市文联让鼎城区文联先接待我之后让他们把我们集中送到市委党校参加笔会。
   里面已经集合了几个人,皮主任忙着落座沏茶,我有近十年不曾讲常德话,当我一开口说常德话,很快就与他们聊开了。他们问我是株洲的么?我说我是常德的女儿,在株洲念的大学,在株洲参加工作和成的家。他们立即说,哦,泼出去的水啊,如今我们总算收回来哒……     我被这些幽默风趣的家乡人诙谐的谈吐逗得哈哈大笑,多亲切的家乡人啊!他们一下子用浓浓的乡情包围了我,我一下子就溶入到了故乡浓浓的乡情中……
   正在这时,一位着深蓝色呢子风衣的美丽女子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她一脸灿烂的笑容,一进门,就与皮主任谈笑风生,只听得皮主任说,啊,就等你一个人了。
   我本能地判断这个女子可能就是冷凝学姐了,于是我站了起来,试着问了声:“您是冷凝吧?”
    “是啊!你是踏浪!”她惊喜地答道。
    我笑着说,那我们拥抱一下。
   冷凝与我都哈哈大笑着拥抱在了一起,我们一见面就没有拘束感。
   我与冷凝并排坐在小车后排的座位上,她以一位作家网站早出道的学姐的身份给我以善意的忠告,她说看到了我们在作家班的成绩,但是她告诉我,一个人热情真诚天真可爱诚然好,但是在网络中要学会善于保护自己不受到伤害。都是真文人就好说,若是碰到文痞就难说了。踏浪你懂吗?
    我说知道了,学姐,谢谢你的善良提醒,我懂的了。
   其实之前,我并没有见过冷凝,但是我们都在湖南作家网担任版主之职,只不过各为一个区域。我在今年6月底从毛院回来之后才担任作家班的版主,而从后来的交谈中得知冷凝曾是湖南作家网的元老,曾为总版主之一,后来因教育工作繁忙而自己辞去了总版主职务,现仍为省作家网后台编辑。这就是我来作家班担任版主的时候,为什么基本上不曾见到冷凝跟帖的原因,虽然冷凝现在是安静的,但是冷凝偶尔发的帖子,很快就被置顶了,因为是精品文章。所以虽然在作家网的论坛里冷凝现在出现得很少,但她的影响力却是深远的,她的名字一出现,我就立即记住了:冷凝!中国文坛有个铁凝!湖南有个冷凝!
   就这样我与冷凝相识了,并且一见如故,她很直爽、健谈,尤其对文学的一些观念,与我相似。她说,文学是我的爱好,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但是心灵与灵魂是我的全部,我绝不会为了文学而出卖我的心灵、灵魂和……
这里我用省略号代替了冷凝最为幽默又最为严肃的谈吐和宣言,当时她说出那一个字的时候,我被逗得哈哈大笑,哈,这个冷凝,太可爱了!

    (三)怀着高尚的情感拥抱同学真好!
   能够在这次的笔会中再次遇见阿池也是意料之中的,听说阿池曾在八九十年代就已经出版过小说,且他的小说曾被改编成电视剧,曾引起不小的轰动,且一直在工作之余兢兢业业地进行文学创作。如今阿池人到中年,仍然显得很年轻,像一个三十出头的小伙子,更主要的是阿池为人特别忠厚,对异地遇见的家乡女文友女同学,就像呵护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竭尽所能给与关照,绝对没有花花肠子。他是一个能够给予人以安全感与可值得信赖的顶好兄长!是个极有社会道德与责任感的好老乡,无论是为文还是为人,这样评价阿池都是最为贴切的。
   我曾在今年5、6月间在省城毛泽东文学院与这个常德石门的阿池老乡有过四十天的文学研讨与学习,那四十天其实加起来没有讲过二十句话,通常情况下他是一个沉默寡言不拘言笑的人,一个正统的文人。而我是个非常有个性的人,面对异地遇见的石门同乡,我并没有生疏。他对我的时时的“吆喝与指派”非常心平气和乐呵呵地去完成,异常宽容我的这种“为所欲为”的性格,他始终像一个温和的兄长一样呵护我、宽容我,我在与其他同学狂欢的时候,往往忽视了石门老乡阿池的存在,但我在需要他的帮助的时候,他总是及时出现。或者说,他在有机会享受风光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忘记我们这些从四面八方汇聚在异地的常德老乡的。就此点,我觉得阿池比我高尚很多,比我懂事很多。他是个有大胸怀大气度的真文人君子。
   在今年5、6月间与阿池等同学们一起在毛院学习的四十天的时间里,即使是离别的那一天,即便我的这位像兄长一样的老乡那么呵护过我、包容过我,即便同学们都恋恋不舍地拥抱别离,而我并不曾拥抱过他,我那么安静地悄悄地离开了。但这次在常德——我们在我们共同的故乡、在这么多陌生的面孔面前,当我又重新看见了熟悉的温和的阿池,我真的很振奋,天地之大,世界真小!我像雀儿一样欢叫着他的笔名,然后快步走到他跟前,他起立,我说,阿池,今天我要高尚地拥抱你一下!
   我们像个孩子似的笑着,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了革命同志式的高尚拥抱。
   真的,我们要在能够说出对他人的感激与感恩的时候就大胆地说出来,想表达对某人或某事物的喜爱与赞美的时候就大胆地表达出来,生命是顽强的,同时又是脆弱的;人生是漫长的,同时又是短暂的。生命就像一条河流,奔流向前,每一滴水,都不会以同样的声音、同样的形状流过人们的脚背。我希望在我老去的时候,面对黄昏,我的一些念想都是很美好的,都完整无缺,不会让我后悔不已。

    (四)与毛院的姐妹相处真的爽!
   见到阿池并与阿池稍作寒暄之后,领导让我领房门钥匙,每两个人一间房。我在与会作者名单中一行行地搜寻,希望看到宋庆莲和奇志,宋庆莲是常德临澧人,奇志是常德津市人,她们两个都是我在毛院的同学,奇志还是我的四十天的室友,因而我非常想见到她们。
   但是没有搜到她们俩的名字!但当我在名单中搜到叶黎明三个字的时候,我禁不住惊喜得说出声来:啊!七色花!请领导把七色花与我安排在一起住!
   签到领导笑着把我们俩的房间钥匙给了我,我拿着钥匙去开门,很快就有很多同学跑来我们房间,我们相互交换通联地址和名字电话,正说笑间,就听见门外七色花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我放下笔头奔出门外,长长的走廊上,我们的花花正背着个小包裹走来,花花也一眼就看见了我,我们都大叫着彼此亲昵的名儿,向对方跑去,花花身板结实健美,当我们跑近对方,花花伸开她长长的双臂,我一下子双脚一跳,瞬间双腿就稳稳地夹在花花的柳条腰身上了,花花就那么稳稳地将我腾空抱起,咱俩无拘无束地哈哈大笑,哎哟,从毛院回来,短短的两三个月之后,又再次在我们共同的家乡遇见,我们真是太高兴了,真疯的哈!
   之后的一两天时间,我与花花形影不离,一起吃住,一起刷牙洗脸上厕所,一起上街,一起玩耍,一起串门儿,一起去名师那儿听文章点评……
   我不止一次地感叹:我与花花、阿池都是有缘人,不然,我们总是这样地遇见呢。
    两天里,我们相互和冷凝、阿池照了很多照片。
   晚间,我拉着冷凝来到我们的房间,冷凝一进来就把门反锁了,她说,今晚咱们好好聊聊,难得见面。
   听冷凝学姐高谈阔论,那一晚,我听得那么投入,我发现在冷凝与七色花的演说下,我是一个最虔诚最合格的听众。那一晚,我真实地认识了冷凝:一个美丽、智慧、大气、真诚、纯真、心底柔软而明亮的敢作敢为女子。

   (五)故乡常德给我们提供先进文学交流的平台真好!
   常德这块人杰地灵的土地,不仅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而且这块土地上的人们真诚、聪颖、善良、重情,无论是贫瘠还是富裕,社会发展的脚步无论是忙碌还是急速,他们对文学与文明的向往与挚爱和发扬,是那般的一如既往,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为了这块土地的文明和文化建设默默争做嫁衣裳,默默地满腔热忱地贡献着自己的余热,他们这种美好的信念从没改变过,从没放弃过。在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的秋天,常德市文联在市委市政府市委宣传部的组织与支持下,如期成功地举办了又一期文学笔会,还郑重邀请了两位特邀嘉宾——踏浪和七色花两位生于斯、长于斯、出嫁外市的常德文学女儿回来学习,给我们提供一个与外界先进文学交流的平台,让我们这些漂流的游子同本地的常德籍作者们一道享受同等的接受名家指点的机会。
   望着常德父老乡亲们一张张亲切的面容,听着这些暖暖的话语,吃着满桌热气腾腾的可口饭菜,享受着故乡人给我们热情的关照,真的,我想一头扎进故乡的怀里,喊一声:故乡!我爱你!

    (六)故乡常德真温暖!
   在这短短的一两天的时间里,我们有机会当面聆听了来自《中国诗刊》、《散文百家》、《花城》、《芙蓉杂志》、《清明》、《安徽文学》、《文学界》等全国知名刊物主编的指点,并有幸一一与他们、她们合影留念。这些都将成为我们人生中珍贵的点滴和宝贵的精神财富,将会让我们受益终生!而这些,都是我们的故乡给予我们的珍贵机会,感谢我的故乡常德,感谢各路文学前辈们的亲力精彩的授课和点评!
 
   笔会结束之后,《诗刊》的周主编迎面向我走来,他温和地对我说:“对了,你才带来的作品,由于时间紧张,来不及看,我带回北京去看,到时候再联系,祝你写出更多的好诗歌!”
   周老师给我们留下了电话,与我们一一道别,在我们的目光中,载着他的小车缓缓地开走了。
   我们也要回去了,市文联的领导者们站在坪里送我们上车,这时正是午饭后,秋阳暖暖地照在常德市委党校的操坪上,花坛中的花儿开得多么鲜艳,好似一个艳丽的春天。
    是的,我在常德的秋天闻到了春天的花香。
所属分类:新闻资讯精品文章    作者:荡凯网络    时间:2010-7-2 0:40:00

文章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