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软实力"讨论
广告投放★自助友情CMS落伍广告联盟晒乐广告联盟脉动广告联盟品味广告联盟
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4285248个文字广告月20元广告联系QQ:428524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8个文字广告月20元黄金广告位每月20元广告位可自定样式联系QQ:428524广告位可自定样式
左旋肉碱、全国包邮
买二送一、无效退款

文章浏览→建站指南优化推广→中国"软实力"讨论

中国"软实力"讨论
中国"软实力"讨论

    “软实力”作为近年来风靡国际关系领域的最流行关键词,主要包括文化的吸引力与感染力;对外政策、意识形态和政治价值观的吸引力等。“软实力”的客观存在属性不可忽视。在“软实力”概念正式提出之前的历史长河中,“软实力”作为一种客观存在一直发挥着影响,犹如科学探索揭示自然规律一样。“软实力”、硬实力以及实力之间的关系不能简单的用充分、必要或充要条件来衡量。硬实力可以起到软实力的效果,软实力也可以弥补硬实力的不足。

一、“软实力”的基本载体与提升模式

  本国、本民族的文化、精神、传统、理论本身就是软实力载体,它们具有客观的吸引力和感召力。从欧洲的柏拉图到格老秀斯、卢梭、洛克、孟德斯鸠、康德,到美国的杰斐逊、华盛顿、林肯、威尔逊、罗斯福、克林顿至今天的奥巴马,都是或将是西方理想主义从理论到实践的重要代表人物,提高了西方软实力尤其是美国软实力的影响力、号召力和吸引力。美国文化风靡世界并在发展轨道上几度形成潮流值得思考。应当说,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理想主义对形成西方软实力具有基础性作用,马克思也毫不否认其进步意义和作用,在殖民主义的双重使命论述中予以部分肯定。

  “软的要更软”。加强对本国、本民族以及其他国家和民族文化、精神、信仰、理论的继承、吸收与创新,正确运用比较纯粹的软实力战略,本身就可以达到事半功倍、提高软实力的效果。在美国自我形象的优化推广方面,如威尔逊的十四点计划、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冷战后的马歇尔计划、60年代的民权革命、尼克松(尼逊)的多中心合作、卡特的人权外交、克林顿的民主理想等都比较成功并发挥影响。尤其是美国黑人的政治与社会解放,在奥巴马、鲍威尔、赖斯等黑人政治名人身上得以不断体现。同时,美国的许多基金会、协会等非政府组织起到隐蔽但强大的软实力推广作用,上世纪90年代末苏东剧变以及21世纪初发生的“颜色革命”,都包含着西方软实力战略和意识形态斗争。

  “硬的更硬”同样产生软实力效果。硬实力的客观性强,是重要基础,发挥硬实力的作用提高软实力大有作为。现代和当代,美国创造了不少以正确运用硬实力而赢得软实力的案例,如罗斯福支持美国参加二战、尼克松的适当收缩、里根的重振国威与二次革命都产生了预期效果,老布什发动的海湾战争掀起了新军事革命,产生了广泛的世界影响力。中国的军事威信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之后令世界刮目相看。硬实力运用失败的案例则有美国发动的越南战争、朝鲜战争、伊拉克战争,以及苏联侵略阿富汗与武力干涉社会主义国家,德国的两次世界大战和日本在亚洲半个多世纪的侵略战争。一国的影响很多时候是“不怒自威”,如硬实力运用得当,本身也可以创造强大的软实力,树立国家威信,反之则损害软实力。

  “软硬手段相结合”,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大国往往更有两者结合的条件。完美结合的时期往往是大国实力和作用威信达到顶峰的时期,如中国的唐朝、宋朝时期的辉煌。新中国建立之后经济相对不发达,但在世界上的软实力影响却大于硬实力影响。改革开放以来一些时段,中国的硬实力上去了,软实力的提高却不成比例。目前,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到“北京共识”,到中国道路在金融危机中的表现等方面,国际社会逐步发现中国模式的吸引力。但不能轻易以金融危机否定美国模式,也不能轻易就下结论认为中国模式完全成功或完美无缺。再如,近现代史上,荷兰、英国和美国相继崛起,并建立起由其维持的国际性贸易、经济、金融乃至国际政治、媒体传播体系。奥巴马新政府推行“巧实力”,实际是尽可能推动软硬实力相结合。日本发展成功的经验、德国发展奇迹的吸引力、丹麦与新加坡等小国“四两拨千斤”的运行效果,都是一种软实力。

二、近现代西方体系内软实力积累厚重

  从西方政治思想史和国际关系理论的名人经典论述中,可以发现西方软实力的历史沿革与基本精神,尤其是启蒙运动中的精神精髓。汇集发展形成具有西方特色的软实力主旨和组成要素,不仅包括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渊源与发展、实用主义以及政治制衡原则的穿插,还包括理想主义、社会空想主义的美好设计与阐述。代表人物灿若群星,有布丹、霍布斯、卢梭、康德、格老秀斯、斯宾诺莎、弥尔顿、密尔、洛克、孟德斯鸠等等。应当承认,欧洲的启蒙运动产生了自由主义、社会契约与限权政府,系统论述了政府、国家与公民权利之间的关系,以及自由、平等、民主、法制、人权等概念,继而推动产生了有限政府、三权制衡、法制治国等现实运用。历史地看,自由主义所确立的基本人权观念,以及西方启蒙时期的政治制度设计,具有当时的时代进步性并影响至今,客观上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影响力和吸引力。

  欧洲启蒙思想最终在美国获得实践。洛克的《政府论》,与孟德斯鸠一样,强调限权政府和权力相互制衡。这些重要思想在欧洲发芽,在北美实践,成为美国独立和建国的重要理论依据。联系华盛顿、汉密尔顿、潘恩、富兰克林、杰斐逊等人的思想与建国主张,都可以发现这一点。杰斐逊把自然权利和社会契约论密切结合在一起,潘恩相信社会而怀疑政府,成为在美国流行的自由主义的一个基本特征。哈林顿的《大洋国》(TheCommonwealth ofOceana)是他对理想政治制度的一种设计,他所提倡的政体被看成是混合政体,某种意义上成为美国宪法的蓝本,其关于使人们通过合理追求个人利益而达到各种利益平衡的思想,更是对设计美国产生了深刻影响。19世纪上半叶,法国的托克维尔考察了美国政治,对美国的民主与政治建设、国民精神都给予了极高评价。

 

  现代与当代西方的理论阐述和主张也闪现着“软实力”影响。许多现代国际关系理论肯定外交斡旋的作用,许多现代理想主义乃至现实主义大师强调通过外交谈判解决问题的重要性,这本身就是采用“软实力”而不是武力解决争端的例证。罗伯特·基欧汉、约瑟夫·奈的相互依存以及多边合作理念更多展示和运用的是西方软实力,沃勒斯坦、斯蒂格利茨等人的经济体系思想散发着相对正义、温和理性的理想主义与多边主义光芒。

三、中国软实力发展前景广阔

  中国利用“软实力”的历史久远,软实力载体灿烂多彩、源远流长,只是近代以来至今,相比于西方软实力的进攻与扩张态势,显得有些落后。中国的“软实力”历史载体包括从古代到近代到现代和当代的中国文明、历史文化与发展理念。中国的软实力概念需要兼顾国家性、民族性、历史感、社会主义性以及时代性。

  提升国家软实力和国际形象已具备良好基础和积淀。中国国家领导集体在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各领域探讨和实践执政创新,经过深思熟虑,做出中国要实现和平发展、造福中国与世界的正确决断,努力推动和谐社会和和谐世界建设,积极落实科学发展观,保障可持续发展,已经赢得国际社会的高度赞誉。和谐理论植根于厚重悠远的中华文明,贯穿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史,是早期中华文明以及道家、儒家、佛家思想的核心要旨。和谐世界主张与联合国的宗旨、原则以及联合国宪章精神完全一致。

  中国古代的优秀传统文化与当今中国核心价值体系重建之间关联密切也有较大差异。两者有前后的承接关系是事实,但两者也有时空和内容上的明显差异,不能将二者简单地进行概念统一。中国要吸收优秀的传统文化,结合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承前启后、推陈出新,创造在当今和今后真正具有吸引力、凝聚力和感染力的中国特色新文明、新形象和新模式。几代国家领导人都一再强调,要大胆借鉴和吸收世界其他国家包括西方发达国家在内的优秀文明成果,吸收其中的优秀成分,为我所用。2009年是建国60周年,要继续以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敢于创新、善于创新。

  国家软实力的内涵是丰富的,外延是宽广的。它不仅仅是简单的文化与影视传播、介绍与宣传,它应该是通过坚持不懈、潜移默化的提升过程,是一个从国家到国民素质的提升与展示过程,是中国这样一个千年“老店”的发扬光大过程。要着眼于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实现全面小康社会,切实推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社会、外交等各种领域的工作,追求国富民强、社会公平正义、法平等法制、公民社会建设以及国民幸福程度等重大目标,调整经济模式和利益结构,设法逐步恢复改革发展的道义基础。在一两代人的时间内,中国有可能建设成功一个与文明规模、历史规模和人口规模相符合的文化大国。

所属分类:建站指南优化推广    作者:荡凯网络    时间:2010-7-3 1:52:00

文章导航